WitLink--One of the Leading  Executive Search Firms

我是如何工作的?

作者: WitLink发表时间:2016-11-10 15:04:05浏览量:1744

我每天没有固定的安排,但一般在 6 点半起床。在向妻子、孩子问候早安后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电子邮件。随后,有可能的话我会去锻炼,通常是在城里长跑。此时最适合思考问题,这也是我摆脱网络的几个时间段之一。
文本标签:
乔纳森•施瓦茨(Jonathan Schwartz)41 岁,Sun 公司(Sun Microsystems)首席执行官
作者:Oliver Ryan

  我每天没有固定的安排,但一般在 6 点半起床。在向妻子、孩子问候早安后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电子邮件。随后,有可能的话我会去锻炼,通常是在城里长跑。此时最适合思考问题,这也是我摆脱网络的几个时间段之一。

  有效地沟通
  我的首要任务并非花时间去沟通;而是确保我所做的沟通能够为广大的受众所接收。对我而言,博客已经成了最有效的交流方式。当我撰写博客时,我是在向全世界发言。我会花一个半小时写一篇博客,与大家分享重要的信息。而如果我去圣保罗与巴西的客户会面,最快也得两天时间。

  鼓励办公室聊天
  Sun 公司有 10% 的员工撰写博客,其中包括我们的法律总顾问。博客最妙的地方莫过于,我无需在公司里巡视,就能洞悉人们的想法。只需浏览 blogs.sun.com 网站,我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。我每天都会访问博客网站。现在,我的博客的受欢迎程度排名第二。我不在乎他们都说些什么,大家只关心自己博客的点击率。公司有一名软件工程经理叫马苏德•莫塔沙维(Masood Mortazavi),他的博客从哈洛•品特(Harold Pinter)的戏剧到全球经济,涉猎极广,点击率在我之上。对此我毫不介意,我并不想处处拔尖。

  经常谈论战略
  我认为,公司只需一年做一次决策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我们花费大量时间做长期规划,但这些规划并不是在某个正式的战略会议上产生的。而是诞生在我和首席技术官格雷格•巴巴多布诺斯(Greg Papadopoulos)之间大量的电子邮件交往中,或是在我与软件负责人里奇•格林(Rich Green)外出就餐的时候。这是一种持续的交流。

  聆听弦外之音
  通常,大家都不愿把坏消息告诉老板。斯科特•麦克尼利(Scott McNealy,Sun 公司董事长、前 CEO)在传位之前,向我传授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经验,那就是“密切关注人们不愿向你透露的事情”。

  撇开桌面
  我和财务总监迈克尔•莱曼(Michael Lehman)共用一间办公室,不过我很少在那儿办公。有了用户识别卡,我想在哪儿办公就在哪儿办公,我可以从任何一台公司系统终端进入我的工作环境。所以,实际上没有什么“桌面”软件。摆在我办公桌上的机器其实就是台显示设备而已。

  轻装旅行
  如果你问我出差的时候是否带笔记本电脑,就好像问我是否背著电视机旅行一样。我认定,无论我去哪里,目的地都会有台电脑。我有一部电话,是摩托罗拉的一款红色手机。博诺(Bono)发起了一项计划──只要你买一件红色的产品,他们就会把一部分钱用于解决非洲的艾滋病问题。我用它发送电子邮件和短信。此外,我会随身带支笔,并且在我的名片背面做笔记,以方便日后整理思路。

  别理会平衡问题
  个人生活与工作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分界线,尤其是在你非常在意你所做的事情的时候。我以前非常讨厌这一点,但后来彻底得到了解脱。

文章源自《财富中文版》
2016-11-10 1744人浏览 返回列表